币圈快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对话钟正生:“奥密克戎担忧”冲击市场,最大风险仍在地产首席看市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1-28 19:41:13 作者:limiya

(原标题:对话钟正生:“奥密克戎担忧”冲击市场,最大风险仍在地产首席看市)

在多个国家疫情控制有效、尝试恢复开放之际,新病毒变种奥密克戎(Omicron)的发现,又给全球经济和社会活动恢复蒙上阴影。全球股市、原油市场经历“黑色星期五”,美国三大股指悉数大跌,道指下跌905.04点,跌幅2.5%,创下一年来最大单日跌幅。

对于新变种对经济和市场的影响,目前尚缺乏足够的信息和数据支持。不过,在悲观的情形下,业内预计部分国家一定程度的对外甚至对内封锁都难以避免,可能会给经济修复再度蒙上阴影、加重本来就处于相对紧张状态的供应链的压力,进而对资产价格产生压力。

奥密克戎的发现,对国内资产价格将有哪些影响?是否改变明年经济向好的预期?对国内经济而言,疫情反复与地产调整,哪一个才是短期最大的风险?针对上述问题,第一财经记者11月28日专访了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钟正生。

避险情绪升温,提防外溢效应

第一财经:奥密克戎的发现引发国际市场担忧,周五重创全球主要股市和资产价格。你认为,周一国内资产价格可能会有何表现?

钟正生:显然短期之内,市场风险偏好会受到抑制,避险情绪已经升温,这从美股及原油价格的深度调整中,就可以看出来。这种外溢效应给国内资产带来的影响,还是需要提防的。预计股市会有些波折,债市相对是有利的。

对债市而言,一方面原油价格大跌,通胀预期稍微减弱,另一方面新一轮疫情可能会拖累经济增长,在此背景下,美联储未来加息节奏可能都会有所放缓。整体而言都是利好债市。

第一财经:从目前已知信息而言,奥密克戎与上一轮德尔塔(Delta)相比,存在突变数量较多、传染能力、对疫苗及抗体存在逃逸性等特征,甚至有人担心它会成为新的“超级变种”。你认为新病毒的出现,对经济趋势及社会活动将产生怎样的影响?是否要重新进入“封锁”阶段?

钟正生:这些担忧是存在的,毕竟新病毒变种传染性确实很高。

不过要从两个方面来看这个问题。第一,基于各国对前几轮新冠病毒反复的应对经验,疫苗、药物等方面的进展是比较快速的。相信这次还是能够有相对有效的措施,来抑制新病毒的冲击。第二,至于是否要重回“封锁”,实际上在奥密克戎发现之前,海外发达经济体的疫情在近期已经出现攀升,所以已经呈现出重回封锁的苗头。而新变异病毒的出现,可能只是加剧了这个趋势而已。

借“开放差”,观察发达国家之“先行先试”

第一财经:奥密克戎虽然是一个新变种,但与最初的病毒以及德尔塔相比,防控思路、方法上是不是“大同小异”?参照之前,我们可以吸取哪些经验教训?

钟正生:目前对新变种病毒还缺乏足够的信息和数据,还有待进一步观察。特别是,对疫苗的逃逸效果值得高度关注。

但是,基于近两年年来疫情防控的经验,加快疫苗研发、接种,以及加速向新兴经济体的疫苗普及,依然是至关重要的。疫苗接种速度越慢的地区,就越会形成病毒变异的温床。另外,社交隔离、大规模监测等,还是应该继续采用的方式。

实际上,从发达国家来看,当说到重开边境的时候,也是有限制的,属于“有限躺平”。新变种病毒出现之后,可以预计一些限制、封锁措施很快又被采用起来,比如以色列已经率先重新关闭国境。

第一财经:2021年以来,全球新冠疫苗接种稳步推进,尽管国别之间高度分化,但整体接种率已超过50%。但不符合预期的是,全球新冠确诊病例增长并未呈现趋势性放缓,而是呈现大约4个月左右的周期性波动。即便在新冠疫苗已高度普及的欧美发达国家,也屡现疫情的大规模反扑。

为什么新冠疫情在高疫苗接种率的情况下,仍在周期性蔓延?

钟正生:这有三方面原因。一是,新冠病毒变异导致传染系数大幅提升,群体免疫变得不再现实;二是,疫苗保护时间可能“自然到期”,而加强针仍在推广初期,这很可能是今年10月开始新一轮疫情的主要原因;三是,部分经济体在漫长封锁中逐渐失去耐心,过早解禁加剧疫情传播。

2021年7~8月由德尔塔变异毒株引起的疫情中,疫苗接种加速推广,却伴随着疫情快速反弹,没有改变2021年以来全球疫情3~4个月左右的周期性波动特征。虽然11月初NEJM研究再次证实,新冠疫苗对德尔塔变异株保护力良好,但全球确诊病例未有效下降的状况,仍在引发人们对疫苗有效性和持续性的质疑。

代表性经济体若仅依靠新冠疫苗实现群体免疫,其接种最低标准已从病毒变异前的73%增加至90%以上,部分国家估算比例甚至超过100%。而奥密克戎变种的出现,可能会带来新的风险。

第一财经:新冠疫情爆发已经两年左右,全球经济特别是供应链受到较大冲击。此前有观点提出,我们学会与新冠“共存”,在一定条件下重新开放经济。你认为,当前是否有条件,将新冠疫情“约等于”普通流感,从而考虑进一步开放经济?

钟正生:从三个层面来看,新冠尚不能“约等于”普通流感。

一是,疫苗接种的现实约束已不能满足病毒变异后的群体免疫要求,进一步提高疫苗接种率存在儿童、党派、宗教和欠发达国家疫苗供给等多方面瓶颈;二是,从美国实际的疫情死亡情况来看,以低致死率作为放松防控的基础可能尚不够坚实,因其中很可能有很多新冠死亡由于未被确诊,被当作了普通肺炎和流感;三是,新冠确诊病例的持续存在制约劳动力市场恢复。截至11月9日,美国现存确诊新冠病例高达923万人,其中的潜在劳动人口要占到美国疫情后劳动参与人口下降的98%,而普通流感显然没有这样的潜在冲击力。

叠加奥密克戎影响,对待新冠病毒还要保持谨慎。不过,如果新变异病株在未来得到有效控制,那么2022年部分发达国家加快开放经济,可能会与中国产生“开放差”。不过,中国更可能先观察发达国家之“先行先试”,快速响应和动态清零的策略预计还会坚持一段时间。

关注地产调整风险传导,制造业可以“高看一眼”

第一财经:2021年还有一个月结束,2022年马上开始。在近期机构的新年展望中,多家头部机构都预计,中国明年经济好于预期,GDP增速或在5.3%左右。站在此刻展望,你的预期如何?分别从消费、投资、出口来看,你如何判断?

钟正生:我们认为明年中国实际GDP增速应该还是在5%以上。

消费方面,大概率延续目前温和复苏态势。

投资方面,传统的基建和地产是推升中国经济的两股力量,但它的支撑力量其实是在减弱的。对基建不能抱有太高的期望,因为地方政府债务的严监管,以及缺乏合适资质项目的问题,这两个约束是一直存在的。

出口方面,现在对中国出口市占率的变化,随着海外相继开放,开放错位差可能会使中国出口的市占率走低。但目前来看,疫情还在反复,这对全球经济是一个利空,但对中国的出口反而是一个利好。

所以,综合“三驾马车”来看,消费大概率继续温和复苏,投资方面地产调整仍在继续,基建投资有限回升,制造业可能是一个亮点,产能扩张周期还在继续。另外,在绿色投资、专精特新方面的政策,还在结构性地发挥作用。所以,也许可以对明年的制造业投资高看一眼。出口的话,就希望目前的景气度维持得越久越好吧。

第一财经:年底“黑天鹅事件”“灰犀牛”再度成为讨论的高频词汇。在你看来,未来一年最大的风险在哪里?

钟正生:我觉得最大的风险,目前来看还是房地产市场。

虽然市场情绪最紧张的时刻已经过去了,但是地产调整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也许还没有完全充分地体现出来。所以,还是要关注房地产市场继续的调整,以及房地产深度带动的产业链情况,需要有一个平稳着陆的方式。在坚持“房住不炒”基调、短期适度调整地产政策、以及避免房地产对中国经济的支撑过快下滑之间,需要一个很好的平衡。在未来小半年的时间里,必须首先解决这个问题。

另一个大家关注的风险仍是疫情。特别是,奥密克戎变种的出现,又带来很多未知风险。疫情反复发作,其实让大家普遍都有一种“疫情疲惫”(plague fatigue)状态。需要看到,疫情对经济增长的冲击还在持续,所以中国可能还是要坚持过去比较严格也有效的管控策略。过去两年,中国得益于比较完善的供应链体系,比较有效的疫情防控措施,中国的出口是受益的。所以,这个策略还是要延续下去。

新冠病毒是狡猾的,我们要慢慢学会与之共存。

最新发布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