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数字货币

腾讯和阿里或将参与央行数字货币发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0-26 05:57:03 作者:limiya

腾讯和阿里或将参与央行数字货币发行

作者:肖磊看市

8月28日上午,据《福布斯》援引一名曾经就职于七大机构之一(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农业银行、阿里巴巴、腾讯,以及银联)的现独立研究人员消息称,中国人民银行将在未来数月推出由国家支持的加密货币,并向七大机构同时发行。据一位前政府工作人员透露,央行数字货币可能会在今年11月11日正式推出。

这条新闻发布之后,引起了不少的轰动,同时诸多媒体也开始直接向相关机构求证,其结果是,一些接近央行的消息人士人说,这一报道并不准备,只是猜测。另一些也是接近央行的消息人士说,向七大机构发行,以及在11月11日正式推出,这两个信息都不靠谱。而蚂蚁金服对此事不予置评

其实就在福布斯发布信息的第一时间,就有媒体和投资者向我询问,我的回答是,有待证实。我这里说的有待证实,其实主要考虑在于,我需要写一篇较长的分析来阐述此事,如果简单的发表一个观点,很容易被断章取义,而且事情也没有说清楚,对大家没有一点帮助。

我现在就给大家详细分析一下这个消息到底是真是假,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如果按照二十天前,负责数字货币业务的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的公开言论,央行已经为中国官方数字货币的发行做好了准备,具体的发行方式,不是央行直接针对公众发行,而是采用二层架构,也就是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

至于中国官方数字货币的用途,穆长春已经说了,它是用于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为了引导央行数字货币用于小额零售场景,不对存款产生挤出效应,避免套利和压力环境下的顺周期效应,我们可以根据不同级别钱包设定交易限额和余额限额

我们再来看看福布斯的消息,首先是央行向七大机构发行数字货币,而发行的日期是双十一购物节,这完全符合央行对官方数字货币发行设计和应用场景定义。双十一其实就是小额零售的最集中体现。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一些接近央行的消息人士会做出辟谣呢?

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央行有意透露消息,达到国际化传播的效果,也看看国内市场的反馈。美国版数字货币libra所制造的国际轰动效应,对于日后传播Libra非常有利,中国也需要传播自己的数字货币。

这次央行要发行的数字货币,按照穆长春的说法,是松耦合,脱离传统银行账户实现价值转移,使交易环节对账户依赖程度大为降低。央行数字货币既可以像现金一样易于流通,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同时又可以实现可控匿名,在保证交易双方是匿名的同时保证三反(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这两个之间要取得一个平衡。

中国诸多针对金融改革的重大消息,央行都是会先透露给外媒,然后国内开始热议,至少是一种国际性消息的释放,达到了一些国际传播的目的。另外,双十一本身在国内外都名声大噪,是一个很好的传播点。

至于辟谣的问题,其实大家不用当真,央行目前并没有明确否认,其实可进可退,反正接近央行的消息人士,可以是央行的人,也可以是其他人。

第二种可能是,阿里巴巴或腾讯有意无意的透露。

很多人认为给福布斯提供消息的人士不够权威,所以不可信,其实大家可以想想,福布斯相比路透、彭博,其在时事新闻里面,消息的灵敏度肯定是欠缺的,如果不是有针对性的透露给福布斯,其实更关注于商业、科技、投资等领域的福布斯,很难第一时间获得这类信息。更重要的是,不会编制一个双十一发行的故事。

更大的可能是,央行召集了腾讯和阿里巴巴开会,专门部署数字货币的问题,阿里和腾讯十分激动,回去之后立马开始研究,也召集团队落实,这个过程中,阿里和腾讯都有可能把消息外泄。

也就是说,本来是保密的,结果被透露出去了,被迫辟谣。

好了,那我们就谈谈腾讯和阿里为什么会对参与数字货币发行如此很激动。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我这种,一直跟踪央行数字货币进展的研究者才会告诉你事实。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在美国互联网巨头Facebook没有计划发行libra之前,中国的官方数字货币,根本没有打算将互联网巨头作为一个发行方,也没有打算用在零售场景,更没有将助推人民币国际化作为其中一个目标。

早在2017年末,也就是人民银行科技司副司长姚前被任命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几个月后,姚前以个人身份,写了篇论文,主要就是讨论央行数字货币的落地问题,标题叫“数字货币与银行账户”,里面详细的说了发行数字货币的方式,以及用途。

最早的发行方式非常明确,就是央行授权,让商业银行自己发行,类似于港币发行。因为如果央行自己直接发,那么由于央行的信用高于商业银行的信用,会引起“货币搬家”的情况,对商业银行会形成巨大冲击。而商业银行发行的话,只是会在其电子账户(网银)上面,多了一个数字货币的账户ID。

关于用途,当时设计的是,“专项补贴款发放”,目的很明确,这样可以通过数字货币,追踪各种政府对机构和企业的补贴,是否用到了该用的地方。

央行数字货币的整体规划,其实一直都有着明确的界限思维,尤其是在保护银行利益,以及保护现有的电子支付体系层面,几乎不可能有太大的突破。而在用途层面其实也没有过多的考虑过零售这个场景。说白了,就是不让数字货币脱离银行综合体系,而是成为一种更具有追踪属性的货币标识。

但今年的6月18日,拥有二十亿用户的美国互联网巨头Facebook发布新的基于国际支付的数字货币白皮书,整个理念完整,计划清晰,所要达到的目的完全是要超越移动支付这个层面,直接过度到数字货币时代。这对于在移动支付领域领先世界的中国来说,就制造了一个重大的竞争对手。

另外libra这种依然以美元为重要权重的世界数字货币,可能会加深美元的霸权,这对于中国基于国内银行利益,以及“专项补贴款发放”为应用场景的“小农式”数字货币顶层设计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据我的一个接近央行的媒体朋友透露,libra把央行领导们惊出了一身冷汗,央行数字货币团队连夜把libra的代码跑了一遍,还发现了很多bug。

所以Libra的出现,对于中国官方数字货币来说,是一个转折点。到了今天,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不仅纳入了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因为需要将使用场景拓宽到零售层面,否则无法跟拥有数亿移动终端的Facebook抗衡。同时也开始考虑如何利用数字货币来提升人民币国际化,为人民币国际信用赋能的问题。

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吗?没有。

其实很多事情都不是巧合,就在福布斯发布关于央行数字货币即将发行的同时,也就是昨天,中国央行决定,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将在8月30日正式发行。

大家不要忘了,中国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其定义层面,就是对M0的替代,也就是对市场上流通的现金的替代。

在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开始发行之后,现有版本的流通纸币,将逐步退出流通,但这一次退出流通的方式可能跟以往不同,这次很大的可能是,逐步将以数字货币的方式收回。也就是说,等到现有的纸币都进入银行之后,银行会直接把回收的纸币,兑换成央行的数字货币,形成数字货币的第一次发行,逐步实现对M0的替代。

至于央行数字货币会不会在双十一期间,直接进入到用户手机终端,我觉得还需要观察,因为中国最根本的思路是要“稳”,现在是官方直接推,容不得出现重大错误。所以我觉得这个消息的另一个意思是,央行已经做好了完全准备。而要刺激正式发行,可能还要等到libra等出现,所以中国的官方数字货币,第一步会停留在商业银行和互联网巨头层面,央行不会再有太多消息,需要关注银行和互联网巨头的软件改版和账户信息,一旦网银或支付宝等里面,出现了“数字钱包ID”等类似字样菜单,可能真的就差不多了。

文/肖磊

更多独家分析,请关注肖磊看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