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我一度不敢告诉投资人,我做了一个区块链项目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1-08 22:06:08 作者:limiya

我一度不敢告诉投资人,我做了一个区块链项目

原标题:我一度不敢告诉投资人,我做了一个区块链项目

耳朵君最近写了一个不私募不爱西欧、苦哈哈的公链项目。

文木源看到了,直奔耳朵君(ID:iterduo)的办公室,诉“苦”:“我们也是这样一个先做事的穷逼项目啊~~~”

他身穿一件DBX的蓝色文化衫,板寸头,圆脸,个头不高,模样比较庸常,走过来你会以为他是一个技术民工。但是他一开口,你就会知道这个人不一样,很有感染力,让人不自觉和他热络起来。

说起来,这个文木源曾经在技术圈内还小有名气,是少年得志之人,当年CSDN曾经采访过他,他在长达1个小时的采访里抠了1个小时的鼻子,让人印象深刻。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所说的事。耳朵君的确看到过不少区块链项目,在做完爱希欧后就实现了财富自由,拿着投资人的钱先给自己换了一辆跑车,还有的砸钱去买下一个电视台的……

但是一个人说他还没在区块链行业里赚钱,就让耳朵君感到十分惊奇了。更戏剧的是,他告诉耳朵君,今天之前他不敢告诉他的投资人,2016年他就开始做区块链项目,而今晚9点,他在微软大厦做完演讲时,发现他的投资人正坐在台下看着他,默默微笑……

作者 于姣 | 编辑 沁雨

至今不敢告诉投资人,我做区块链了

在决定做区块链之前,文木源经历了一番痛苦的挣扎。

两个小人在他的脑袋里打架,一个小人说,区块链技术还有点意思,现在已经比原来成熟很多了,是不是值得做一做?另一个小人说,为什么这个圈子一大堆人都不是搞技术的?

尤其今年以来,区块链争议不断,各路牛鬼蛇神往圈子里涌,连朱啸虎也说这个东西违反人性。

对此,文木源说他要站在技术男的角度上辩解一下:“V神(以太坊创始人)的本意是让大家用智能合约来限制获得资金以后的使用,问题出在我们这些填智能合约的人,包括市场一些敢去投资根本没有任何限制的智能合约的人,共同造成了疯狂的时代。讲真,区块链不是什么价值倒退或者反人性的东西,朱啸虎根本不懂区块链。”

今年3月份,文木源的投资人打电话过来,劝文木源去了解下区块链。但是文木源只是默默地听,没有发表他的观点——其实2016年11月份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做区块链项目,但因为行业里种种负面的传闻,始终羞于向投资人坦白。

在这个存在迅速致富效应的行业里,文木源眼见人家楼起了——那些爱西欧了几个亿的项目团队、动不动就先租上一层楼的事儿,屡见不鲜。

当然,这和文木源没有什么关系。

“正常来讲,难道不应该先扎实做事情吗?!”文木源的吐槽,委屈中带着一点霸气。

文木源不看好那些创始人没有技术背景的区块链项目。

“如果有人认为波场的代码不错,只要你能说服我,我至少先发10个ETH的红包。”

区块链是一个特别好的格式化的机会

文木源长期浸淫数据行业。若要追溯起来,文木源的公司创立于2009年(他才大一),按他的话来说,他的公司可能是区块链世界里寿命最长的实体公司。

众所周知,数据行业是一个前期投入很大、后期回报来得很慢的行业。曾经,“数据”一词也是投资人的心头爱,但很多人凭借对未知的热爱一股脑地涌入了,才发现,原来在这个行业要烧很多很多钱,做的事情和民工一样,到头来要么还是赚不到钱,要么就只能媳妇熬成婆、估它个百亿。

文木源认为,数据行业的瓶颈在于格式化,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整个行业就会有很大的突破。而他认为,区块链是一个特别好的格式化的机会。

“比如公信宝,他们想做一个具体的数据交易的事情。我们的想法不是这样,我始终还是遵循风险不对称原理,要么就做数据基础设施,要么就做区块链世界的数据操作系统,我们只对这件事情感兴趣。”

文木源举了一个有意思的场景,这在他自己的数据公链项目DBX中可能实现:一个做工业传感器的物联网的企业,每一分钟都在产生大量数据,它的数据不一定对它的模型优化有意义,却会被贷款机构所使用。这是因为,只要数据不断,就证明工厂一直在开工,这类数据要造假比电费造假要难得多。

抠鼻屎的天才编程少年

说起来非常有趣,文木源很早以前就在CSDN上小小地火过一把。

当时,他因为19岁成了一家创业公司的CEO,CSDN的人找他做了一期视频采访。采访视频长达1个小时,他抠鼻子也抠了一个小时。

事后,CSDN把这个长视频推上首页——那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啊!很多人竟然把这个抠鼻少年的视频耐心看完了。

因为天赋异禀,加上对计算机的热爱,文木源在小学的时候就靠抄书自学编程,成为技术极客。15岁成为“让百度改变算法的软件作者”,此外,还获得过第22届CASTIC计算机类金牌、第四届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第八届高士其科学奖获得者称谓。

在创业之前,他还干过两件和代码有关系的事,都让他赚到了钱:开发反垃圾邮件工具和制作一词建站的软件DIY-Page,前者让他赚到第一桶金并成为同学间的“首富”,后者让他一炮成名,开始“坐着数钱”。

使用DIY-Page的客户绝大多数就为了对百度进行合法的流量劫持。

“当年我们客服一天打坏了一个键盘。”因为根本不需要什么商业模式,文木源用了这么一个事例来说明这桩生意在当时有多火热,直到一件事改变了他的看法,让他决定从“生意”这个领域里退出。

这个事件和当今的青年魏则西之死很像,而且涉及面比较广,让文木源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

“你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会杀人,但你知道你是重要的流量来源,实际上就是做了帮凶。这个时候,人的本性还是会完全地显露出来。”

从那以后,文木源不仅不再干流量营销的帮凶,还支持反对百度的声音。

创业是高度风险不对称

这个问题会回到我们开头提到那样,为什么他就是不赚钱?

创业和生意是两码事。文木源把自己原来做的流量营销叫做“生意”,而现在做的区块链项目叫做“创业”,他认为所有的创业必须满足一个条件,即延后满足和享受成功。

“那是在拿理想吃饭啊!”文木源说,“以前中国是没有创业环境的,天使投资都不知道是啥,红杉、IDG在中国找项目,很多人都挂他们电话,以为他们是骗子,哪有投资不挣钱公司的那种投资机构?”

创业后的文木源拿了投资人的钱,找了合伙人,也对创业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创业者本身是要做风险高度不对称的事情,才更有价值的这么一个角色

“你如果只是想挣钱,说实话,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很容易地挣钱,但是如果我们想做一个事情,创业者应该做的一个事情,应该是一个改变世界的事情,不是情怀,是现实,因为所有的创业,失败概率都差不多。”

按正确节奏做区块链项目反而成了“奇葩”

说回DBX,为什么不在这个去年11~12月最疯狂的时候做宣发?

文木源觉得“先圈钱”很奇怪:“投资人会按住你脖子做空气项目:大家都有200倍收益,你才给我做了50倍!”

“那不是一个做事情的时候,因为大家都疯掉了。对于真正踏实做事情的人来讲,这波熊市才是非常好的时机。”文木源在用自己朴素的逻辑做事情,“可能不一定像我这么苦逼,至少先做一点东西出来。”

DBX公链已经开源,第一款DApp“数据游戏”已经上线,5月24日至今,电报群用户迅速累积到中文10万人、英文7万人,微信社群累积2万多高活跃用户。

耳朵君问文木源,为什么节奏能够这么快?文木源答:我们真的憋了太久了。

“做事情的逻辑应该是一个结果导向,有了这个结果就自然会吸引到大量的人,很多事情其实只要先做到位,也就没那么多问题了。我觉得这个才是做区块链项目的正确方式。我们的奇葩怎么反而成了行业中的不正确?!”

做数据就是在坐冷板凳。而现在,文木源及其团队已经把这条冷板凳暖热乎了。“节奏在加快,1已经确立好,就是往后添加0的过程。把生态搭建好,让1屁股后面的0越来越多!”

2018年6月6日晚9点,微软大厦一楼,文木源的投资人终于把他堵在了DBX路演现场。耳朵君有幸亲眼见证了这个小故事的结尾。

耳朵君问文木源,你打算怎么跟投资人说这个事情?文木源露出天真而狡黠地微笑:从他现在的表情来看,他应该已经接受了。